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y13888888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全闽第一江山(二)  

2014-01-09 14:55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全闽第一江山 - 窗外 - hy13888888的博客

 

 我生活在这样大宅院的第二进里,那是我8岁到16岁的时光里。这里原先也是一户大户人家住着,解放之后,搬进了好多户人家,而我家则是在80年代的初期搬进去的。这里的住户大多数没有产权,每月象征性的交一点房租,那时可能都那样单纯。一个天井,一个厅堂,两边厢房住着6户人家。住在天井两边的有一家的老爷爷老奶奶,在天井里他们家那一侧种了很多的花草,有兰花,大丽花蝴蝶花,还有比较大盘的昙花。爷爷奶奶比较喜欢晨练,早晨我起床早了,会看到他们两个在练太极。一家人都是知识分子,好像老爷爷还是南下干部,最近碰到他当医生的儿媳,说爷爷奶奶都活到90几岁才走的。我们都知道,他们一定很长寿,在我们那时青春时的气色,根本比不上那两位老人,可想而之他们的身体保养的多好。

那时候人们可能都那么回事,认为一切传统的都觉得很土。比如说,你一口福州话在工作中,不会说普通话,别人会认为你老土。那时的社会提倡全民都说普通话,对于孩子在学校和家里更是有要求说普通话。还好,在乡下呆了童年时期,说福州话那是不成问题的,但还有有一些生僻的福州话不会说,可能跟以后来城市生活有关。

一则笑话是,爷爷奶奶不让自己的孙子说福州话,可让他们生气的是,孙子到学校学到了用福州话骂人的句子。所以,每到爷爷奶奶惩罚不听话的小孙子时,小孙子就会用福州话骂爷爷奶奶。这下老人更气了,追着孙子从房里到院里,爷爷北方语气‘’你还敢骂吗‘’那倔强的孙子用福州话‘’臭爷爷,臭奶奶‘’。满院子都鸡飞蛋打。

 

全闽第一江山 - 窗外 - hy13888888的博客

 

我讨厌我现在的名字,它不带有男女的印记,简单普通而且经常和人同名。世界太小了,走到哪里,都能看到与我同名同姓。在学校里,我看到好几个和我同名的干部贴在表扬榜,后来我逐渐认识他们,发现我的名字尽然可以男女通用,这让我愈发的不喜欢它。甚至在这个大宅院里也有这么一个讽刺,住在隔壁一家,也有一个和我同名同姓的女儿,小我4岁。她和我弟弟是同岁,还有一个小她两岁的弟弟。她家两孩子和我们姐弟四个人都玩的很好,因为年岁接近,她姐弟和我弟弟玩的更好。

她家爸爸属于改革开放比较精明的弄潮儿,这边干着正式掏粪工的工作,这边做一些小生意,比如,经常看他爸在院子里拿了个大铁锅,堆个小灶生火溶一些铁噶瘩,据我爸爸说,那是溶铜,倒卖铜。后来他家发了,买了全院里第一部黑白电视机,羡慕的我们姐弟天天晚上往他家看电视。在他家二楼的木地板上,我们四个就躺在地板上看,他爸爸妈妈躺在床上看,什么时候睡着了都不知道。只听见妈妈叫我们回家才回家。回到家里,家又热又没有他家那台大电风扇吹着,有没有电视看着,翻来覆去的睡不好觉。

很奇怪,他们姐弟两来我们家就像自己家一样,我们到他们家也像自己家一样那么随意。就差在一起吃饭睡觉了,我们两家的父母也从来不嫌烦。后来听说,她爸爸发了,辞掉掏粪的正式工作,下海开了一家饭店,后来的后来一些不好的话也听到了,不一一叙述了。只惟愿他们一家都好。

全闽第一江山 - 窗外 - hy13888888的博客

 

我们的家在东厢房这边,只有十几平米上下两层。其实原先只有一层十几平米大小,一家四口人不够住的。只好再用木板搭了一层,说是第二层实际意义上是小阁楼,把家里的唯一大床搬上去。爸爸妈妈弟弟睡在大床,我铺一张草席在床边的地板上睡觉。后来弟弟也长大了,睡不下大床了,爸爸才准备了一张小床给我睡,而弟弟就睡我原先的地方。到了这时,我才有了自己实际意义上的小床。

阁楼上有做一个天窗正好在我的地板床上,夏天很热的时候就把天窗打开。那时,我躺在地板床上看夏夜的天空,一丝风儿从天窗吹过,小小的天空里有星星可以数。

在这样的岁月里,我喜欢在放学的午后,听田连元,单田芳的评书<<岳飞传>><<隋唐演义>>《三国演义>>等等名著。那时的12点半到1点半时间我都在听评书,广播剧。那时候我用耳朵听了很多的故事,也只有这样的方式来消遣自己。在我六年级暑期的时候,我开始看小说啦,看的第一本小说是邻居姐姐那里借来的金庸的<<碧血剑>>,第一本爱情小说琼瑶的<<窗>>,我觉得奇怪,在我看完这两本之后,其他的武侠小说读不下去,其他的琼瑶小说没有味道,这大慨是先入为主吧。

之后,在我自己找书看的时候,我还是比较喜欢古典白话小说,纪实文学传记类的小说。我看过第一本白话小说是<<唐伯虎点秋香>>,之后是很喜欢着类型的白话小说。像<聊斋志异>《红楼梦>》<<镜花缘>><<三言两拍>>等等。还是古代大文豪写的文章有味道,起码我不会生腻。

在那时我已经有点叛逆了,我父亲很少打骂我,但有一次不知什么原因,他用毛巾重重的抽我,大半个脸都被抽的红肿,现在想来还记忆犹新。也在那个时期,某一天的午后我很惊恐自己身体里流出的血迹,妈妈却微笑着说;‘’没事,你长大了。‘’羞于见到自己身体的变化,总是用厚厚的衣服来遮掩,少女的情愫随着琼瑶的<<窗>>,渐渐地萌芽开来。自从少女有了情怀,没有哪个女孩子不幻想自己未来的白马王子,不管自己丑的一塌糊涂,还是美若天仙。

全闽第一江山 - 窗外 - hy13888888的博客

 

有一个是我的同班同学,又是我的邻居。她住在最里面那一进,那是她的外婆家。她是小学班级里数一数二的矮个,我是班级里算高的女孩,因为我们家住在一起,所以放学回家就一起走。一高一矮的巨大差距,走在一起同学们都会笑,我们倒没觉得怎样。只是几年时间,我越长越高,可她却不见长多少。我有时去她外婆家玩,她外婆家俨然已经在三进之外的住所,院子比较紧促,估计以前这里可能是厨房,佣人居所,还有点像后花园,因为有几棵树,树下有一口井。以前没通自来水之前,这里就是几十户人家的生活用水。那井很深,用井旁的水壶提一桶水上来,水清凉清凉的,还很清澈。

在井台后面有一把生锈大铁锁落锁的两扇厚木门,我们很好奇这锁着的大门之外是啥样子。大人总是告诉我们不要去井台那边玩,那个大铁锁后面关着一个女疯子。我们害怕了,加着还真有个深居简出的女人,皮包肉骨脸色白生生从我跟前走过。一种恐惧就这样产生,从此,我很少走到井台那里玩,叫同学也只敢在三进口大声叫她出来。

后来到另一个同学家玩时,完成穿越上下杭街区时。才发现那个门是另一个大院的后门,那个大院是面朝上杭街面,后面和我们这个面朝下杭街面的大院是连在一起的,中间用一个落锁的大木门锁着。两家并没有什么来往,这个木门只有在起火时,起到安全逃生门的作用,因为只要打开这个门,下杭这边的人家经过上杭人家的大院可以到得上杭的街面。同样上杭那边也一样。至于那个疯女子,只是家长杜撰出来的吓唬小孩子的,主要不让孩子去井边玩。那个女人只是身体不好的缘故,才那样无血色。

那位同学后来读到初中时,就回到爸爸妈妈身边,她去了南京。小时候,觉得外地都是很远的地方,她去了南京那也是很远的地方。我们不会再见面了很伤感。现在到处旅游,这里到南京也不算很远,只是去寻找的心思也没有了。会不会在未来的日子里,某一天我会到她的城市看看她所在的城市是啥样就可以了。

 

全闽第一江山 - 窗外 - hy13888888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